上週去毛毛家找小安玩,小安熱情地和小修及我打招呼,過了一會兒,還給我來個熱情的擁抱,和週歲之前怕生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小修還沒滿週歲時,看到不熟識的人,不會大哭大鬧要媽媽抱,就只是兩眼一直盯著人家看。現在小修一歲八個月了,遇到熟識的人,通常會展現出最開懷的笑容,但遇到不熟悉的人,依舊是定在原地動也不動地兩眼一直盯著人家看。

  兩個小孩,不同的兩種個性,不同的兩種發展。沒有所謂的比較好或比較差,靜靜地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來觀察他們兩個之間的差異,著實可以感受到天地造人的奧妙。就是因為每一個獨立個體的不同,教養或教育沒有一定的定律;就是因為每一個獨立個體的差異,這個世界才變得精彩有趣。

  我自己本身是一個和人慢熟、對陌生人抱有極度防衛心的人。我無法解釋為何我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我清楚知道我就是這樣的人。一個人走在路上,臉上總是默無表情;搭公車或捷運時,對於身旁的人更是視若無睹,抓緊自己的包包、目光放空,完全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裡。不喜歡社交場合,尤其是那種陌生人佔大多數甚至幾乎是全部的場合,那種場合令我渾身不自在。

  因為自己這樣的個性,小修遇到不熟的人會有這樣的反應,我並不意外。因此,遇到這種場合,我只會在旁邊跟他說:『這是誰誰誰呀,你見過的呀,要不要跟他說聲Hello或要不要跟他握握手呢?』至於他做不做,就看他自己,不勉強。因為那種遇到不熟的人的不知所措,我非常可以理解。

  但我不會因為這樣而不帶他出門。我喜歡帶他見見朋友,讓他知道除了家人之外,還有很多很好、很喜歡他的人。他還不會開口跟我說他喜不喜歡這樣,但是看到上次阿桑要回家時他發出不同意的聲音時,我知道他喜歡跟桑姨玩;上星期和小安一家人一起吃飯、在新光三越玩具區玩耍後,當小安一家人和我們母子倆分道揚飆時,他發出帶有可惜、遺憾的一聲『哇~』(通常他在找不到東西時會發出這樣的聲音),我知道他喜歡那天晚上的歡樂時光。

  現在感覺較可惜的是身為媽媽的我,還是無法突破心防去幫他尋找其它陌生的小玩伴。透過網路,其實可以找到住家附近的play group,可以找到同樣由全職媽媽自己帶的小玩伴。但是,要我去主動認識那些完全陌生的人,真的有某種程度的困難。

  現在帶小修出門,和陌生人說話的頻率比以前高出許多,以前大概除了買東西和被問路之外,我一個人在外面是不會和陌生人說話的。現在帶著小修走在外面,常常遇到同樣帶著小孩的媽媽或奶奶主動跟我說話,最常遇到的就是問小修多大了之類的話。我曾經試著主動開口,不過,都要在仔細觀察過對方是否帶著善意的笑臉之後才會開口,有時候觀察到一半,對方就先開口了,因此先開口的機率不是很高。

  小時候總是被批評這樣的個性不好,曾經積極嘗試過改變,逼自己努力去認識不一樣的陌生人。但是,我卻發現那樣的我,一點兒都不自在、不快樂,所以現在我只想做我自己,想開口時就開口,不想理會陌生人的時候就不要理。小修出生前,我也曾在心裡期望他的個性可以像他爸爸一樣喜歡接觸人群,不要像我一樣內向害羞。不過,既然事實是他看起來似乎比較像我一樣和人慢熟,那也沒什麼不好的,順其自然做自己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linayen 的頭像
selinayen

幸福四人行

selin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