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篇發表文章的日期,轉眼間已經兩個月過去。寶弟的生產記錄寫到一半遲遲未能完成,現在他都快兩個月囉。

  一次帶兩個的累,絕對不是帶一個的兩倍。至於是幾倍,我說不上來。但與其說是累,不如說是無奈。我好想全心全意陪小修玩,也想要寶弟可以好好地睡個覺,但現實總是:小修一直跟在旁邊吵著我陪他玩,結果吵得寶弟無法好好睡覺,而我也無法好好陪他玩,到最後弄得一大兩小心情都不好。

  我知道不能高估剛滿三歲小孩的理解能力,他也許無法完全了解他只要忍耐幾分鐘,媽媽就可以把弟弟搞定然後陪他玩的因果關係,所以一直跟在媽媽旁邊像念經一樣唸著:媽媽陪我玩。而我的耐心畢竟也有限,好好勸說幾次不成,最後動了肝火變身成後母樣,他才無奈又委屈地閉上嘴巴在旁邊等著。

  從小我總一直覺得當老大很可憐,被要求要懂事聽話,然後眼巴巴地看著妹妹對著爸爸媽媽撒嬌,曾經不只一次好希望自己不是出生為老大。寶弟出生前,一直擔心一樣是老大的小修經歷和我一樣的『委屈』,總是想著弟弟出生後要如何才能讓他有不被冷落的感覺,如何才能讓他覺得爸媽永遠一樣愛他。卻也明白:媽媽不是聖人也不是神仙,只是個平凡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以前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給他,但現在一天二十四小時卻要分一半給弟弟,任何人都可以輕易感受到這之間的差異。

  寶弟出生後,我終於開始覺得當老大其實挺好的,在弟弟妹妹出生前可以享有爸爸媽媽百分之百的愛和陪伴。哥哥小時候想要睡覺時,媽媽會要求其它人都不准發出聲音以求得最安靜的睡眠環境,但現在弟弟要睡覺,媽媽卻無法完全禁止哥哥發出聲音。哥哥小時候一哭,媽媽就會很不捨地衝過來抱抱,但現在弟弟一哭,可能媽媽正忙著陪哥哥玩到一半或幫哥哥衣服穿到一半而無法立即飛奔過來,弟弟只能一個人無助地躺在床上哇哇大哭,哭到媽媽有空為止。哥哥小時候任何表情、任何動作,媽媽都想用相機拍下來,出生以後每個月拍的相片都是近百張,但現在弟弟快滿兩個月了,他的照片卻寥寥可數,因為媽媽的手根本沒空拿相機。長這麼大第一次覺得:當老大真好!

  曾經和媽媽聊到:『我知道妳一直對我很好,但我小時候覺得妳對妹妹更好』她說她對三個女兒都一樣好,我覺得那只是她自己無法察覺自己的偏心而已。現在,我已經完全可以了解身為一個媽媽想要努力對所有子女都好的無奈。果然是如俗諺說的『養兒方知父母恩』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linayen 的頭像
selinayen

幸福四人行

selin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