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五),哥哥關門的時候不小心夾到弟弟的手指,弟弟哭到一個不行,媽媽看在眼裡好心疼,因為傷口不小,立刻帶去診所給醫生看。醫生幫忙了藥,並開了外用藥膏,要我們早晚擦。

  因為弟弟正處於什麼東西都塞嘴巴的口慾期,看到包紮起來的小手指很新奇,一直很想把小手指往嘴巴塞。為了防止弟弟把外用藥吃下肚,因為傷口沒再出血,身為媽媽的我心想傷口會自然痊癒,那個外用藥擦了兩次就沒再擦了。

  10/11(四)晚上,弟弟連續幾次睡到半夜起來大哭卻不是要喝奶,安撫許久才睡著。10/12(五)白天我才發現弟弟的小指指甲竟然變成黃綠色,很像是傷口化膿,下午趕緊再帶去診所給醫生看。醫生看了一眼立刻說:『變成蜂窩性組織炎了,指甲裡的膿必須擠出來。』擠膿的時候,弟弟放聲大哭,想也知道那有多痛,這麼小就要承受這種痛,真是令人心疼。

  診所醫生開了抗生素吃,藥吃了兩次,半夜裡弟弟開始發燒,清晨好不容易燒退了,接近中午時又開始發燒。於是,我們決定帶弟弟去醫院急診。急診小兒科醫生看了之後,覺得有住院治療的必要,立刻安排住院。此時,為娘我的淚水已經止不住地在眼眶裡打轉。

  由於弟弟睡覺時需要絕對安靜,加上弟弟生氣起來哭聲非常淒厲,為了讓弟弟可以充份休息,也為了他人的安寧,我們決定讓弟弟住單人房(幸好保險可以給付,不然還真傷荷包)。住單人房除了不怕別人吵也不怕吵到別人的好處之外,還有另一個更大的好處就是哥哥白天可以在空曠的房間裡亂跑亂跳,不怕影響到其它人。

  住院期間弟弟每天早上七點就起床了,哥哥睡得晚,因此在哥哥來之前趕快讓弟弟睡個回籠覺,然後讓兄弟倆在房間玩一陣子,再到樓下覓食。吃完東西後,三個人再一起到外面水池曬曬太陽、散散步,快天黑時才又回房間等小阿姨送便當來。

  弟弟因為打抗生素點滴控制了手指發炎的狀況,住院期間沒有再發燒,每天在病房裡和實習護士還有哥哥玩得不亦樂乎,如果不是他手上接著點滴,一點也看不出是個小病人。

  星期三早上,醫院有大愛媽媽來說故事,原本想說弟弟什麼都不懂不要去湊熱鬧,後來因為哥哥還沒來,有點無聊,乾脆帶弟弟去湊一腳。沒想到,這腳一湊,弟弟竟然成了全場矚目的焦點。因為前面的大愛媽媽一面比唱著手語歌,不會說話的弟弟看得好開心,跟著開始咿咿啊啊地比手劃腳起來,逗得大家呵呵笑個不停。

  星期三中午,醫生看弟弟手指腫脹狀況有止住,開了抗生素的藥要我們帶回家吃,弟弟就開心地跟著我們回家了。

  弟弟住院這幾天,媽媽我心裡一直在想:這件事似乎在提醒我們一直以來太忽略弟弟了。因為哥哥正處於三、四歲的叛逆期,很需要我們的陪伴,為了讓哥哥的情緒保持穩定,我們花了很多時間陪哥哥。但對於弟弟,除了照顧他喝奶和睡覺,其它時候只要他不哭不鬧,很容易就被我們晾在旁邊。原本想要讓兄弟倆在家裡互想陪伴、快樂成長的美意,會不會到最後卻變成顧此失彼的窘境?這不是媽媽我願意看到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linayen 的頭像
selinayen

幸福四人行

selin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米媽
  • 我也覺得我常把小的晾在旁邊,姐姐在時,小的常常無所事事在一旁玩自己的,帶她沒有當初帶姐姐的認真,就算姐上學去,我也常有一堆家事得做,整天認真理她的時間不多,覺得很對不起她。
  • 弟弟住院時,母子三人被關在醫院裡,我啥事也不能做,家裡的家事也只能丟著不管。但我卻發現:那幾天在醫院的時光,母子三人都過得好快樂,因為免除掉家事的牽絆,讓我更能全心全意陪少爺們玩,所以少爺們都很開心。因為玩得開心,感覺弟弟睡得比平常好;因為玩得開心,哥哥幾乎不太會鬧脾氣。

    現在在家裡,兄弟倆都醒著的時候,我會盡量一起說故事,放輕快的兒童音樂三人一起扭一下,或想些可以一起玩的遊戲,例如我和哥哥比賽堆布積木讓弟弟來撲倒,看誰堆得快又高,三個人都玩得好high。等弟弟睡了,再跟哥哥來點弟弟無法參與的活動,例如作巧虎的作業或畫畫。這是我所能想到盡量兼顧兄弟倆的方式了,至於家事只好擺最後,有空有力氣再做囉。

    selinayen 於 2012/11/06 01:13 回覆